兒子入行做幕後
張國強以戰養戰鍛鍊演技

[2020.04.26] 發表
當球員時,不時在跑馬地練波,旁為當時隊友傅振邦。
七八年經甘國亮說服下,決定正式簽約無芋A之後即有份參與當時的一套大製作《青春熱潮》,演員包括有周潤發、陳百祥、譚詠麟、任達華等。
張國強覺得球員同演員某程度上有點相似,同樣要面對觀眾,又要霰擐X作,亦要聽指揮,所以當他要由球員轉做演員時,也不是太難適應。
張國強是《430穿梭機》開國功臣,擔任隊長身份,所以不似其他隊員如周星馳、曾華倩,可以做一陣子就調去戲劇組。
張國強拍的第一部電影《點指兵兵》,他飾演新入行警察,當年電影非常賣座,票房超過三百五十萬。
拍電影《夜車》時,要一身兼三職,又要練波及拍電視劇,令體力嚴重透支,令張國強萌生掛靴念頭。
張國強在TVB多年,但要到○八年才有機會跟汪阿姐合作拍《東山飄雨西關晴》,可幸此劇之後引發更多合作機會,當中包括在《女王辦公室》中飾演阿姐的上司兼男友。
《天命》是張國強喜歡的其中一部電視劇,他直言喜歡拍古裝多一點,因為古裝發揮空間比較大,加上自己又喜歡中國歷史,更難得是他的體質很少出汗,所以不覺得拍古裝辛苦。
近年張國強亦有客串電影演出,好似去年就有份參演《掃毒2天地對決》,做劉德華的得力助手。
在《跳躍生命線》中飾演流浪漢魯賓遜,是愛攝影的認知障礙症患者。
因為曾經兩度離開無芋A張國強在去年才得到第一個在無赤A務十年的金牌。
一家五口曾舉家移民加拿大,但因為工作關係,張國強經常要加港兩邊飛,他笑言每次返港都會掛念他們,後來開了家庭會議,最後太太及子女都決定支持父親,跟他回流返港。
身為前輩的張國強,除了喜歡跟年輕演員論戲,分享經驗,甚至一齊運動,好像這天他就約了方紹聰一起行山。
張國強第一次演出舞台劇《我愛萬人迷》,他說最開心是可以跟偶像陳寶珠同台表演,令他獲益良多。

張國強(KK)從小就發明星夢及球星夢,幸運地這兩個行業他都做過,七五年是香港青年軍代表,其後更成為甲組球員,享受了幾年球員生涯,在八O年才正式掛靴全職當演員;張國強慶幸自己沒有選錯演戲這條路,「做了四十幾年,我是這行的中堅分子,很喜歡在這圈子工作,從未想過轉行,未來更期待有進步空間,

恨不恨拿獎?自己當然想,

但首先還是做好本分。」

張國強可以成為演員,其實與他本身是球員的身份有很大關係,七六年無邑}拍電視劇《無花果》,要找球員出演其中一些角色,張國強所屬的香港青年軍球隊隊員就一齊去了應徵。「好彩那時沒有叮走我,我就是這樣無端端入了行。完了這套劇的部頭合約,可能電視台需要新面孔,加上這行開始蓬勃,需要吸納新演員,幸運地自這部劇之後,有很多劇找我,令我多了很多機會演出,包括《年青人》、《瑪麗關77》等。不過我當時還是球員,沒有正式簽藝員約,亦沒有打算專注在演藝方面,因為那時剛升上甲組,想多些時間享受球員生涯,七八年開始,甘國亮說想用我多些,但如果我只是part time去做,好難安排一些很重的角色,於是決定正式簽無芋C」

為做戲離開兒童組

七九年張國強有機會拍第一部電影《點指兵兵》,之後就集球影視三棲身份,直至八○年才放棄球員的職業。「當時實在有太多工作,各方面的時間撞得太厲害,記得拍《夜車》,拍完通宵後,第二日又要練波,體力透支太大,到年尾拍陳欣健的《文仔的肥皂泡》時,他說我很難兼顧這麼多工作,不如集中做一、兩個,叫我作出選擇,我覺得他的提議幾好,我也做了幾年甲組球員,還了心願,不如就在演藝行業上發展。」

不過當KK決定專心在演藝事業打拚時,換來的竟是一個兒童節目的主持。「當時《430穿梭機》的監製說很想我做節目主持,但其實我是沒有這個心理準備,也不是太願意,大部分人都覺得兒童節目沒人看,不過大家繼續傾下去時,就發現有很多好處,包括演出機會多了,因為每一日都有演出,我很想爭取多些出鏡機會當磨練一下,第二是未試過,覺得是一份挑戰,所以最後決定加入。」

《430穿梭機》一星期播足五日,加上星期六、日的小朋友遊戲及年輕人節目,張國強在當時可說是無角Q大爆騷之王,收入不俗,但另一方面,做了幾年已習慣節目的運作模式,他直言不知不覺間變得不思進取,所以決定作出改變。「因為我是重點栽培做主持,那時代很分明,主持就是主持,不會拍劇主持兩邊走。我在節目有代表性,只得一個隊長角色,所以要公司讓我走出來拍劇是很困難,但我真的好想做戲,所以覺得是時候離開兒童組,剛好那時香港電影蓬勃,有電影公司肯簽我,就決定離開無芋C」

八六年離開無走寣A張國強主力在電影圈工作,當中又去過亞視拍劇,直至九四年監製王心慰開拍《第三類法庭》找他飾演其中一角,張國強才回歸無芋A「當時接的這個角色對我來說是一個幾大突破,做一個奸角,是我從來都未試過的,很想嘗試這個挑戰,記得初初回來覺得很不一樣,劇中我做一個律師,有一場法庭戲,所有在場的人都好像觀眾似的看我做戲,所有對白都是我講,可能他們覺得很久沒看我做戲,就看我怎樣做,好好彩這場戲有很大的發揮,做完後未試過見到那麼多前輩和工作人員拍手,很開心,對我的鼓舞亦很大,令我之後繼續在無赤犖t出增加很大信心。」

因為演出得到肯定,KK之後有更多機會參與不同劇集,他說當中以九七年拍的《天龍八部》對他影響深遠,「當年這套電視劇在香港反應只是一般,但在內地卻不是,被說成是經典神劇,當中所有角色,都覺得沒有人可以取代,很多內地人喜歡我的原因,都是因為我在《天龍八部》的角色慕容復,正是這樣,令我在內地多了很多發展機會,亦覺得是時候再出外吸收更多。」

太太是他的監製

無巧不成話,張國強這次一走又是八年,由○○年離開直至○八年才二度回歸,「關永忠找我回來拍《東山飄雨西關晴》,第一次和阿姐汪明荃合作,她喜歡我的演繹,對我來說是很大的鼓勵,引致後來有很多合作機會,包括《華麗轉身》及處境劇《女王辦公室》,不過說到自己最喜歡的劇集是《舌劍上的公堂》,飾演方唐鏡,除了有很多場口可以發揮外,自己亦覺得演上來特別得心應手。做了四十幾年,大大小小的戲,我都想嘗試一下,因為我想在我的里程表上,可以寫更多不同的角色,所以我很欣然接受不論是一場戲或是一集戲也好,我都想參與。我希望可以用以戰養戰去作為一個鍛鍊,如果要等一個好角色才去演,那等得來可能演技已經生硬或未必最好。我是喜歡什麼角色都去嘗試,我是演員,是應該演到不同角色,包括扮女人又好,變性人也可以。」

在演戲上,張國強希望可以百變尋求更多突破,不過在感情上卻是非常專一,與太太結婚三十多年,依然非常恩愛。「同太太相處之道最主要是溝通和坦白,我認識她時已經在這行發展,她看荍琣赤齱A很清楚我為人之餘,亦很清楚我工作的環境,她身份除了是家庭主婦外,其實更加是我的監製,幫我打理工作各方面的事情,更不時會給我中肯意見,要知道是身邊的人講的,就更加要信,因為只有她才會說真話,例如她會說我沒有一套劇是做得好,只有《舌劍上的公堂》是比較好。」

女兒愛唱歌

至於說到與兒子和兩個女兒的關係,KK即笑說跟他們是似「老友多過老竇」,雖然做很多奸戲,好像很惡,但現實卻惡不出來。「曾經將自己最好的給兒子,但有一日阿囝跟我說沒有想過做球員,不用日日逼他練波,令我明白他有他的志向,事實我的父親也是這樣,給我很大自由度,讓我去踢波,去做戲,所以我也一樣,從來對子女沒有什麼要求,不會要求他們做律師,做什麼職業等,完全沒有壓力給他們。」

KK兒子張寶軒現在也是做演藝圈,不同的是他負責幕後工作,是一名導演。「兒子最初叫我不要出現去探班,免得別人知道他是我的兒子,會有不同的眼光,但近幾年他就明白到,有些事是避不到,坦誠反而更好,而且就算有些工作是我介紹,壓力反而更大,如果做得不好,就有失我的面子。所以我覺得有時是很難逼的,你叫他入行反而會不入,就算入了,很多人也會知難而退,只要他做到,他喜歡我也會支持他做。至於囡囡喜歡唱歌,現在她畢了業,想嘗試在歌手方面發展,我也不會阻止,覺得行行出狀元,只要你專心去做,可以發揮出來就可以。」

更多快樂大本營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0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Toronto Chinese Newspaper

1355 Huntingwood Drive, Scarborough, Ontario, Canada M1S 3J1 | Tel.: (416) 321-0088 | Fax: (416) 321-9663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416) 673-8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