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犬治療葉佩雯傷痛
郭偉亮:亡犬轉世

[2020.05.24] 發表
菠蘿跑得很快,慶幸爸爸Eric也是跑得之人,否則難以跟上跑速。
菠蘿最喜親爸爸耳朵
爸爸很貼心,不時會餵牠飲水。
菠蘿一見到有其他狗,就立即追茖e們玩。
菠蘿成功搶到其他狗的網球來玩
Grace最愛的Toro跟菠蘿性情相似,他們都深信是亡犬的轉世。 
菠蘿喜歡玩公仔,也有自己的Iron Man。
昔日的三隻狗彼此感情要好,Eric也計劃將來會多養一隻,組四口之家。
Toro離世,對Grace來說是重創。

Eric Kwok(郭偉亮)在過去的十四年,飼養過兩隻百威(西高地白爹利)Toro和Nana,及一隻史納莎犬Ah Jun,牠們先後離世;兩年前跟太太葉佩雯(Grace)感情要好的Toro離世後,對她打擊很大,半年後 Nana因重病致下半身癱瘓,最終亦在半年後離世,令Grace險患上抑鬱症,Eric覺得治癒的方法只有重新再養一隻,「菠蘿」的確帶給Eric和Grace無限的歡樂,也漸漸地發現牠跟亡犬Toro的舉動和習慣非常相似,深信是 Toro的轉世,Eric說:「養過三隻狗,經歷過生離死別,唯獨未試過接生,很希望菠蘿可以繁殖下一代。」

郭偉亮Eric飼養的百威犬菠蘿在網絡平台很有人氣,事關主人經常分享牠的生活片段,見到菠蘿真身,比想像中更加可愛,牠對陌生人很友善,任何人捉摸牠都表現得很受落,完全沒有攻擊性。牠是一隻很單純愛跑的熱鬥小馬,跑得很快,很有衝勁,見到比自己體形龐大的犬隻,牠亦全無戒心地跟蚢鴾頞],甚至融入狗臚云措鴾隤漯惆耤A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令到「爸爸」Eric也抹一把汗。「牠跑得很快,所以我一定要拖繩,否則我怕追不到牠;牠很喜歡跟別的狗玩,也喜歡追茖銗L狗,我最擔心是對方如果不喜歡會咬牠,所以一定要看得很緊。」

提到昔日三隻愛犬離去,Eric指Grace傷得很重,「這方面我看得很開,亦沒想過不再養狗,不過Grace傷得很重,因為Toro跟她很親近,牠走了後對Grace來說是很重創,抑鬱了一年,但她一直說自己無事,我見到她很不開心,想起跟Toro的往事就想哭,所以那段時間我一直在她身邊留意茼o的情緒,她差少少就患上抑鬱症,其實最好的治療方法,是再重新養一隻狗,菠蘿來了之後,將Grace以前治癒不到的傷痛全部都治癒過來。」

最怕氣泡墊

菠蘿來自台南,Eric說找一隻合眼緣的百威不容易,「我們最初是想領養的,找了很多慈善機構都沒有百威,之後也去過寵物店,也找不到心水,最後是Grace在網上看到一隻幾得意的百威犬,於是我們專程飛去台南一趟,見到牠覺得很喜歡就買了返來,菠蘿是一八年八月出世的,我們在年尾見到牠時約三個月大,打齊針申請一個月時間就運到來香港,還記得牠落車時,第一眼見到牠,牠在嘔吐呢!」

跟菠蘿相處後,Eric和Grace都覺得牠是Toro的轉世,「牠什麼都不怕,非常大膽,有一天有人送包裹來我家,有很多氣泡墊,當時牠的樣子已經煞有介事,以前Toro很驚這些東西,一聽到啪一聲就會飛奔去房躲起來,我們就在牠面前對玩,啪一聲牠同樣驚到飛入房,躲起來不是一小時,而是六小時也不出來,驚到顫,當時覺得不是嘛,跟Toro這麼似?然後在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上,我們都看到了Toro的影子,好像出街小便mark地盤,屙到最後一滴都沒有,牠仍在mark,牠食量不大,對食物很奄尖,揀飲擇食都非常似,令我們都相信如果牠不是Toro轉世就更加不可能,其中一樣不似的就是Toro很黐Grace,但菠蘿黐的人是我,我覺得牠今世這樣,是因為牠知道自己離世令Grace很傷心,牠不想她再傷一次,牠覺得前世對不起我,不太理我,而且牠想我今次傷心。」

菠蘿黐身的程度,也有令Eric吃不消的時候。「因為我很多時都需要在家工作,牠廿四小時都跟荍琚A我很希望牠可以黐Grace多一點,每朝早我只要在H上稍為動一動,牠就會走到我H邊吠,我帶牠外出小便幫牠抹好腳,之後就會一直在我腳邊想得到我的注意,有時會覺得煩,因為我要很專心工作,牠令我無法專心,會不停吠引我出去跟牠玩,牠是一隻很好玩的狗,是一隻happy dog,令你很難不跟牠玩,某程度是我寵到牠變成這樣子,所以我會跟牠玩一陣,再叫Grace看茖e,然後我偷雞入房工作,但牠很快會走入來看荍琚A好像望夫石一樣,想給我壓力,有時候更會坐到^上望荍琱u作,其實牠才是監製。」

幫菠蘿出碟

目前菠蘿仍未絕育,Eric希望牠可繁殖下一代。「其實養過三隻狗經歷過生離死別,唯獨未試過接生,很希望菠蘿將來可以繁殖下一代,不過要找合適對象不容易,牠有發情狀況,所以我們都會給牠公仔解決,最初給牠的第一個公仔是Eason(陳奕迅)送給我們的青頭仔,其實公仔太硬不適合作為發洩工具,於是我們將公仔收起來放在衣帽間的高處,但就算有了第二任和第三任,牠對第一任依然念念不忘,不時去到衣帽間,向公仔的位置用眼神示意要找它,其實這個公仔早已掉了,牠是隻記憶力很強的狗;還試過帶牠到Eason的office,有員工曾經拿過一個公仔給牠玩,事後每次上去,牠都會先到當日拿公仔的位置看看有沒有公仔?無論相隔多久再去,也會記得。」

Eric覺得如果菠蘿不是一隻狗,牠可以唱到歌。「牠發出的聲音可以由很低到很高,牠用盡整條聲帶,不止會吠,還會發出像是跟你談話的聲音,有時很嬌嗲,有時很粗豪,很識得用聲,所以我想幫牠出碟,已經錄了很多不同的聲音,看看會怎樣用。」

Eric於一四年推出歌曲《Iron Man》,點擊超過二百萬,睽違六年,終於有新歌《RIPBOY》面世,外界反應不俗,MV中Eric更親身上陣做出高難度的滑雪花式,獲不少人大讚有型。「相隔多年才有新作,是因為找不到令我很興奮的主題,《Iron Man》是我很滿意的作品,幾搞笑又代表到我,拍出來的MV也是神來之筆;直至想到將滑雪放入MV,然後再構思音樂和填的詞,主題是說有型,究竟什麼才是型?寫這首歌時我深入地研究,讓人識穿你扮有型就是最不有型,有型是分表面和內在,表面的不是真有型,內在的型才最型,例如:無國界醫生,又或者是一個有錢人不出聲捐了很多錢做善事,可能有些人覺得這是偉大,但我真心覺得這樣很型。個個人都想有型,但試問有幾多人真的是靚仔靚女,所以其他人只可以扮型,無非是想人接納自己和欣賞自己,只要不是被人識穿扮型,你就成功了。」

Eric喜歡滑雪是因為他覺得在那刻最自由,「當我滑雪的時候,想去邊就去邊,自由自在的感覺其實很禪,香港人是很適合滑雪的,那種可以放下競爭和名利的感覺,可以令人很舒服,很cool。」

更多快樂大本營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0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Toronto Chinese Newspaper

1355 Huntingwood Drive, Scarborough, Ontario, Canada M1S 3J1 | Tel.: (416) 321-0088 | Fax: (416) 321-9663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416) 673-8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