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R的福爾摩斯

[2017-01-10]

協助醫生最強的工具,非電子病歷紀錄莫屬(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簡稱EPR)。基本上,EPR 是公立醫院病人的資料庫,上載了過去十多年間所有患者的住院及門診病歷、化驗報告、手術報告、X 光、超聲波、掃描的影像、藥物紀錄、行政紀錄等等。

協助醫生最強的工具,非電子病歷紀錄莫屬(Electronic patient record, 簡稱EPR)。基本上,EPR 是公立醫院病人的資料庫,上載了過去十多年間所有患者的住院及門診病歷、化驗報告、手術報告、X 光、超聲波、掃描的影像、藥物紀錄、行政紀錄等等。EPR 設定十分userfriendly,略懂IT 的定能應用自如(除非是曠世菜鳥或電腦白癡), 當然,要充分發揮EPR 的威力, 還得配合當事人一定的經驗、學識、洞察力、分析力和轉數(自戀狂……)。

就診的是位長者,叔公輩份,排行第三,早前因下肢麻痺入院,接受靜丙(IVIg)注射和類固醇後情況改善,今天回來覆診。下肢麻痺可以是周邊神經或脊髓的問題,筆者打開患者神經傳導檢查的報告,正常,之後轉到磁力共振的版面,下載住院期間進行的掃描,影像顯示胸椎脊髓出現T2 光亮及顯影劑後增強的信號,應為病變所在,鑑別診斷包括髓內腫瘤和急性脊髓炎。跟着跳到靜丙治療後的掃描覆檢,原先的異常信號已有所減弱,排除腫瘤的可能性,故能鎖定診斷為脊髓炎,之後便要識別炎症是局部抑或散播性。打開腦部掃描,原來他大腦也有數處發炎變化,那可以由於自身免疫的疾病,再翻查腦脊液的化驗結果,寡克隆異常蛋白呈陰性,掃描上也缺乏近皮質和腦室旁的非新近變化,應該不是多發性神經硬化症一類疾病。跟着打開血液化驗報告,患者AQP4 抗體呈陰性,加上視覺P100 電位正常,其他血管炎指標也沒有異樣,排除視神經脊髓炎。接着是家族史,患者兄長數年前患癌,後死於延醫,應無可疑。再落去藥物紀錄,患者有服用大量補充劑的習慣,雖多餘但不足以致病……等等,患者病發前曾看過急症,跳到當時流感快速測試的結果,陽性─謎底終於解開!推理的結論:他患了流感病毒引發的散播性腦脊髓炎Postinfectious ADEM)。

以上便是醫生用EPR 診症背後的思路,市民卻經常投訴我們只顧望電腦多過望病人,也許,不懂或懶得用EPR 的曠世菜鳥,反而更為顧客接受(真個詭異)。

相關文章


健康廣播


性愛暗號無限遐思 [2015-09-30]

@健康廣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