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將來吃什麼?蟋蟀 蚱蜢 麵粉蟲

[2015.05.26] 發表

朋友聚會小酌,你拿什麼小菜下酒?

對於多倫多的Aruna Antonella Handa博士來說,最好的下酒菜之一,竟然是烤蟋蟀!她不僅自己愛吃,甚至還常常拿它們來招待朋友,「就像很多人喝酒時會用一碟花生搭配一樣,我則會配一碗烤蟋蟀。」

作為未來飲食沙龍(Future Food Salon)的創辦人,Handa和她的團隊希望探索怎樣的飲食和口味會更適合人類未來。而蟋蟀,則是他們進幾年正在研究推廣的食物。

為什麼要吃蟋蟀?Aruna Handa(圓圖)講,不論是從個人的身體健康,還是從維持生態的可持續發展來看,將蟋蟀等昆蟲作為人類飲食中主要的蛋白質來源,都將起到很大的助益。

首先在營養上,蟋蟀是很高效的食物,「它們富含蛋白質、鐵元素、Omega-3脂肪酸等人體需要的營養,而與之同時,碳水化合物的含量卻很低。」原來,每100g蟋蟀,含有高達60-70g的蛋白質,而相比之下,100g牛肉的蛋白質含量在30-40g,雞肉的蛋白質含量在30g左右。正因為這種高蛋白質、低碳水化合物的營養比例,甚至已有團隊研製蟋蟀蛋白質粉等產品,來為高強度健身提供更合適的營養補充。

而在關注地球環境生態的人眼中,食用蟋蟀還能成為減緩生態污染的一種有效途徑,「如果你在農場生活過,就會知道養牛等需要耗費多大量

的水資源,而且牠們所需要的飼料量也很驚人。

每生產一磅牛肉,必須要給牛餵食10磅的飼料;而與之相對,生產一磅的蟋蟀,只需要1.7磅的飼料。也就是說,提供相近的營養,養殖蟋蟀所消耗的自然資源和能源更少,它們留下的碳足跡也更輕微,給地球帶來的消耗和破壞也就更少。」

生活在北美的我們,可能對於食物危機並沒有切身的體會,但在世界上其他一些區域,食物的缺乏仍然是重大的威脅。發達國家對資源的耗費,其實也間接對食物危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也正因此,將蟋蟀等昆蟲成為普及的食物,被認為有助於減緩食物危機途徑之一,此外,「飼養它們佔地少、消耗低,也是非常適合城市區域的飼養。」

蟲子變美味

不過,即使理性上知道吃蟲子對自己和生態有好處,也免不了看到它們時心理上的接受障礙。初次見到它們被放到餐盤上時,恐怕很多人都會

升起既噁心又有些害怕的情緒。

如果你也是這樣的情況,那一定會被Handa嚇住:不僅是蟋蟀,還有蚱蜢(grasshopper)、粉蟲(mealworm)等各種蟲子,都是她常吃的美食。而且,喜歡在世界各地旅行的她,還可謂是嚐遍了天下的蟲類,親身從不同民族的飲食文化中體驗了昆蟲的味道,「我吃過的最好吃的蟲子,是螟蛾幼蟲(waxworm),它們的口感和味道真的太棒了!」而在加拿大吃不到這種美味蟲子,讓她感到很可惜!

除了四處品嚐,她還自己烹飪蟋蟀等各種昆蟲,有一整套煮蟲心得:和煮其他肉類一樣,蟋蟀也要先汆水除去雜質,「新鮮的蟋蟀,我會保存在冰櫃冷凍室裡。要吃的時候拿出來。這時要小心,因為它們其實還沒有死去。接下來把水燒開,把它們在開水裡煮2分鐘,然後拿出來。煮的時候,會散發出有點像蘑菇的氣味。之後就可以放在沙拉堶情A或者切碎做餃子餡等。還可以入烤箱烤製,蟋蟀本身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等烤出來後,口感和堅果挺像。」

未來食物

第一次聽Handa說這些蟲子食譜,會覺得像是離我們自己很遠的獵奇故事一樣。但實際上,北美已經出現了不少以這些蟲子為材料的商業食品。比如它們製作的營養棒(protein bars)、瓶裝的烤蟋蟀、墨西哥口味蚱蜢辣椒醬等,已經可以零售購買到。作為人類食物的昆蟲飼養,也開始發展起來。

在以前,昆蟲飼養一般是給寵物作為食物,但現在,歐美已經有為數不少的人食昆蟲飼養農場(insects farm),「歐洲在這方面領先於北美,但是北美的昆蟲農場也在逐漸增多。」

Handa的合作者JakubDzamba創建的Third Millennium Farming公司,甚至設計了可以供人在家中自己飼養食用蟋蟀的飼養籠,並且免費開放設計圖紙,任何人都可以去網上(http://thirdmillenniumfarming.com)下載,然後自己搭建或者進行改造,製作出自己的飼養籠,然後就可以把這些飼養籠放在廚房裡,自己養殖蟋蟀自己食用。

對於仍然對吃蟲子感到心理不適應的人,H a n d a講其實其他一些我們現在習以為常的食物,在最初也是經歷了一個被接受的過程:比如蝦類,特別是龍蝦雖然是我們現在公認的美味,但是最初也並不是立即就被大多數人接受;生魚片等食物,最初傳入歐美時也是讓人感到很噁心的,但現在都是大家喜歡的飲食了。

不過現在,零售的昆蟲食物價格還非常高。Handa的期望是隨茈芠˙s造的人和食用的人越來越多,能讓昆蟲價格下降,並最終讓這些蟲子能成為我們日常食物中的一部分,「比如我們到超市買菜的時候,能有一個部分是昆蟲類,大家都可以來一磅蟋蟀、來兩磅蚱蜢買回家烹煮。」

因此Handa在多倫多、蒙特利爾、紐約等地舉行「未來飲食沙龍」活動,讓各界人士來分享和品嚐各種昆蟲食品。而為了要讓昆蟲飲食大眾化,她認為還需要藝術的力量來讓人感受和參與,所以還和多倫多的華人藝術家張穧X作,讓她為活動設計藝術裝置。

而事實上,張繷怐鴗]不敢嘗試烤蟋蟀,但在Handa的「誘導」下,後來也漸漸變得完全接受昆蟲飲食,並且和同伴設計出一件叫做「天下掉餡餅」的裝置藝術來表達了對未來飲食的理解:「在中國,我們不少人其實吃過像蟬蛹這樣的蟲類,所以這樣想來,雖然我們現在把昆蟲叫做『未來飲食』,其實它是非常古老的,世界上很多民族都長期以來都以昆蟲作為食物。現代社會,人在慾望左右之下對自然和生態的破壞愈加嚴重,我們需要審視自己和自然的關係。其實不論是昆蟲,還是別的可能的未來食物,我覺得都是自然的饋贈,我們希望能讓大家思考如何重建

人和自然之間的和諧關係。」 ●採訪:何泳杉 圖片來自Future Food Salon

更多綠色生活
四十後記性走下坡 多學新事物有助改善
記性差是否長者的專利?大概未必。但隨年紀增長,腦筋靈敏度、記憶功能下降卻是不爭的事實,當腦部功能變差,又有多少人願意正視?正因為它不痛不癢,... 詳情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5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Toronto Chinese Newspaper

1355 Huntingwood Drive, Scarborough, Ontario, Canada M1S 3J1 | Tel.: (416) 321-0088 | Fax: (416) 321-9663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416) 673-8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