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11.19
    星期一

跨性華裔堅忍走我路
同學僅表面理解 交心者寥寥無幾

[2018.11.19] 發表
圖為今年8月「自豪遊行」(Pride Parade)中一名遊行隊伍人士拿茈N表跨性別的旗幟。(資料圖片)

溫哥華將於明天響應每年一度的「國際跨性別紀念日」(International Transgender Day of Remembrance),紀念遭受歧視甚或因此而被殺害的跨性別人士,在11月13至19日亦會響應「跨性別意識周」(Transgender Awareness Week),提升普羅大眾對跨性別人士的了解。《明報》過去多個月來訪問了各界人士有關跨性別人士在學校的經歷,當中包括一名難得勇於接受訪問的華裔跨性青年。上個月的市選中不少華裔選民和候選人打正旗號反對學校「性取向及性別認同」(SOGI)政策,顯示跨性別議題仍是深受華人關心。明報記者司徒永業

《明報》透過大溫地區一名處理過多宗跨性別個案的資深心理輔導員認識出生時為女性的華裔跨男青年Stanley(化名)。Stanley在接受電話訪問時的聲線與一般男聲無異,亦表示如果不是向別人透露自己出生時是女性,別人還以為他天生就是男性。Stanley說,即使在中學時上女性洗手間,但在上教會時就會上男性洗手間,在升讀大學後就一直使用男廁。

Stanley說,自己的中文名字是母親取的,從一般華人角度來看屬於相當女性化的名字,而早年跟隨母親和繼父移民至加國後,母親也幫他取了一個相當女性化的英文名字。Stanley在兩年前更改自己的法定姓名(legal name),除保留自己的中文名字譯音為中間名字和改從母姓外,英文名字則改為一個靈感來自某知名美國漫畫英雄角色的中性名字,在去年大學畢業投身社會工作後更要求別人以陽性「he」、「him」稱呼。

Stanley透露,他有很多機會接觸到母親的華裔生意伙伴,在被問及中文名字時,都會因避免揭露自己出生時為女性的身分,而謊稱沒有任何中文名字,這些情況往往令他頗為尷尬。

Stanley表示自己在2012至2013年在大溫地區某主要市鎮就讀第12年級時才向母親及部分老師和同學出櫃,「come out」表露跨性別身分,以男性短髮和中性打扮上學,在中學畢業後開始接受雄性激素注射,在今年6月更接受乳房切除手術,但至今仍然保留女性生殖器官。

Stanley表示,他在踏入青春期時已經開始發覺自己有一些與人不同的地方,在當時中學沒有提供任何SOGI課程和設施支援的情況下,他感到無所適從,「不知道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後來他在讀完第11年級後的暑假得到一位異性戀女同學邀請,觀看她在一次省級空手道比賽中作賽;這位Stanley視為好朋友兼首位「come out」對象的同學在比賽前跟他說,遠處有一位選手因為是跨性別身分而無法參加女子組或男子組的比賽。Stanley此後自己找相關資料嘗試了解跨性別是甚麼一回事,最後終於確定自己也屬於跨性別,在12年級時更與母親一起去見心理輔導員,讓母親清楚了解跨性別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Stanley在憶述中學時的經歷期間沒有流露任何不快情緒,在校期間沒有因為他的跨性別身分而遭受任何欺凌和騷擾,反而認為當時同學的態度頗為包容。不過,Stanley坦言即使沒有同學騷擾他,他仍然因為自己的性別認同感到害怕、「覺得生活上有很多限制」,所以不能隨心所欲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Stanley表示當時學校沒有提供不分性別的洗手間和更衣室。他憶述自己在第12年級時開始以男性短髮和中性打扮上學時,最初都有嘗試上男性洗手間,認為男性洗手間沒有女性洗手間一般「有那麼多說話」,「裡面的人自己做自己的事就算」,令他感到相當自在,但後來察覺到有同學見到往年一直留女性長髮的他出入男廁後面露錯愕表情,於是才轉回使用女性洗手間。

Stanley表示,最初同級女同學見到已經剪了男性短髮的他出入女廁時,沒有表露錯愕表情之餘,還稱讚他的頭髮剪得很漂亮,但當他的衣著漸趨男性化時,與他一同上女廁的女同學讚美他的次數則愈來愈少,被Stanley詮釋為對他打扮的不認同。他又說,不少低年級師妹更會在見到他入女廁時面露驚訝之情。

上更衣室時更是避無可避:當女同學見到Stanley穿蚗ㄔ郃觼衁漣纀搨I心而沒有佩戴胸圍時,當中不少都會好奇問他所為何事,他則會謊稱自己因背痛才要穿那些背心,而他相信同學也因為不好意思追問醫療有關問題而沒有再問他束胸原因。

Stanley承認在中學時出櫃對象屈指可數,除了母親和那位空手道賽手女同學外,就只有他的舞蹈教師。他形容該位女性舞蹈教師是校內公認最為善解人意的教師,與她的關係頗為密切。他解釋說,之所以決定向她出櫃,除了因為信任她之外,也覺得舞蹈中講求男女分野,如想改穿男裝就無可避免要讓她知道自己認同男性。他憶述2013年1月向舞蹈教師要求穿男性舞衣時,教師最初表現有點愕然,但之後都說「完全沒問題」,並跟他談了很久問他為何有變為男生的想法。他還說當時沒有同時向隊友出櫃,指當時隊友向教師詢問為何Stanley會改穿男裝時,該教師則解釋因為他個子高所以適合擔當男角。Stanley表示到2013年6月某一校際舞蹈比賽前才向隊友表白,因為他相信之後大家都會升讀大學各散東西,即使他們想對Stanley有任何動作也沒有機會付諸實行云云。

Stanley及後到卑詩大學主修心理學。他說在大學時期會透過心理學課程探討自己的性別認同,但他強調性別認同只是他的身分的其中一環而非全部。Stanley指出當年在大學校園內遇到不少在本國土生土長的華裔男性,即使這些同學沒有因性別認同問題而排擠他,但卻因為不了解跨性別為何物而問了很多「stupid」(愚蠢)、「不應該問的問題」,甚至直言跨性別是「不對的事」。

Stanley到中國探親時則要面對更多有關跨性別的非議。他憶述在2015年跟母親回到她祖籍四川省探望病重的外祖父時,部分親戚見到他的男性化外表後紛紛積極「說服」他,稱變性手術和激素治療對身體不好,又稱社會普遍不會接受變性人,變性對他來說沒有幸福,所以叫他即使有變為男性的想法也要「忍住」。Stanley說此後也沒有聯絡這些「好言相勸」的親戚。

幸好Stanley始終有一位盡力嘗試了解他的媽媽。自言是雙性戀的他說,母親在他大學畢業後也嘗試為他尋找伴侶;雖然她認識一些同性戀朋友,不難理解同性戀關係,但對於一個跨性別男性可以同時喜歡兩種性別的人,母親始終需要多一點時間去明白。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6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5368 Parkwood Place, Richmond B.C. V6V 2N1 | Tel.: (604) 231-8998 | Fax: (604) 231-9881/9884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604) 231-8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