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意摧殘 我仍是我《Still Alice》

[2015.01.23] 發表

活在當下談何容易,真正能夠擺脫擔憂,讓自己每一天活得開心,不應該只在電影堣~看得到。剛於金球獎奪得影后殊榮的茱莉安摩亞(Julianne Moore),於新片《Still Alice》演繹語言學者,眼見自己事業家庭兩得意,看她如何解讀「腦退化症」這個等同絕症的衝擊。面對社交能力回到嬰兒期的考驗,記憶好像電腦被Reformat。恰巧導演接拍前被確診患有肌肉萎縮症,似乎戲媕艇~都在誠實地面對自己,力證活出快樂人生的信念。 文:蔡可欣

以病人觀點切入

故事改編自哈佛大學神經科博士Lisa Genova的同名小說,Lisa撰寫此書是為紀念自己祖母罹患俗稱腦退化症而過世。雖然故事並非真人真事,但作者卻用患者的角度,而不是護理者的角度來切入,很真實呈現了第一身的心路歷程。因此小說推出市場後,除了高踞紐約時報暢銷書榜,更持續達四十周;同時也是美國腦退化症協會(http://www.alz.org/)推介的小說,讓大眾對於腦退化症有著更深一層的了解。

金球獎影后茱莉安,有望再憑電影於奧斯卡角逐影后寶座,但她說自己選擇角色時,不會考慮這個角色會否為自己帶來獎項。她為演出腦退化症患者愛麗絲,探訪了美國多處的腦退化症患者,當中表面看起來頭腦很清醒,但翌日可能什麼都記不起,且很多人因病患而失去工作、朋友,家庭,最普遍的反應就是感到很寂寞。

茱莉安表示:「我遇見到一位女患者,我帶她到劇組度過了50歲的生日,外人根本看不出她患有這種病,主要是因為她家人一直陪伴及幫助,令她保持樂觀的心態。」藉此茱莉安希望借本片帶出一個訊息,便是要關注病人,因為病人最怕不單是這個病沒有根治的方法,而是被拋棄的感覺。

片中茱莉安大部分是獨腳戲,讓她可以不用顧慮而盡情發揮。其中一幕講到她掛在嘴邊的說話,突然想不出任何詞語的焦慮,與及失去記憶後認錯人的尷尬情感,都被她拿捏得十分精準。影片也對患病家人的情緒變化稍著筆墨,期望故事不只留於表面,可以更進一步討論社會問題,但畢竟有很多限制之下,最終還是歸到簡單的家庭情感交流,實在有點美中不足。

導演感同身受

導演之一理查葛拉薩(Richard Glatzer)由於在執導這部片前被診斷出罹患肌肉萎縮症,一度猶豫應否仍堅持拍這部片,但當他發現疾病跟片中女主角有許多共通之處,便決定接受挑戰。與他攜手的另一名導演瓦希魏斯特摩蘭(Wash Westmoreland) 指:「腦退化症是逐漸失去記憶,就好像肌肉萎縮症那樣肉體逐漸軟弱無力,兩者同樣要面對逐漸失去主導權的痛苦,亦因為理查這個病,讓他更深入掌握主角所要面對的病魔心境。」本片開拍時候,碰巧遇上紐約20年來最寒冷的冬天,使理查病情惡化,只能用兩隻手指在iPad上的轉換語音程式與演員溝通,其毅力感動了全體劇組人員。

故事大綱

愛麗絲 (茱莉安摩亞飾)是享譽全球的語言學教授,她聰明獨立、對人生充滿熱誠。同為教授且深愛她的丈夫約翰(艾力寶雲 飾)與三個已長大成人的孩子,家庭相當幸福美滿。唯一煩惱只是小女兒莉蒂亞(姬絲汀史超域飾)放棄念大學而執意追求演員夢。愛麗絲在一次演講時突然腦海空白、接著慢跑又迷了失方向,才知道有點不對勁。神經科醫生診斷她患了早發性且是遺傳性PSI基因變異的腦退化症,震驚崩潰的愛麗絲向家人透露病情,面對即將失去引以為傲的事業與家庭,無助的她甚至為自己的未來先行安排結局;當記憶一步步走向終點時,也是愛麗絲與莉蒂亞展開諒解之旅的起點。 ●

更多搜 尋 戲
握手可傳染梅毒 男有病 伴侶中招率達70%
握手不會傳染愛滋病,相信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但梅毒卻可能通過握手傳播,就不為人所共知了。 梅毒螺旋體大量存在於皮膚黏膜損害表面,也見於唾... 詳情
電腦族午休閉目 驅趕眼部疲勞
如今擁有一部電腦已經不是什麼新奇的事了。電腦讓我們的辦公效率更高、資訊接收量更快更強、娛樂的花樣多彩紛呈。但同時,電腦催生的「健康殺手」也在... 詳情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5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Toronto Chinese Newspaper

1355 Huntingwood Drive, Scarborough, Ontario, Canada M1S 3J1 | Tel.: (416) 321-0088 | Fax: (416) 321-9663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416) 673-8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