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行廿三年 等足五年終有對白
李啟傑節衣縮食做演員

[2020.05.17] 發表
家人一早已經反對李啟傑做這行,但後來見他不是玩玩鵅A是在認真工作生活,所以李啟傑決定轉行做戲時,也沒有再出聲。
中一那年,第一次參與戲劇比賽,於壽臣劇院化妝間等待出場。
讀中二時,同友校合辦的戲劇晚會中演出,扮演殭屍。
在《心戰》與秋官鄭少秋合演舞台劇,對中學年代已做舞台劇的李啟傑來說,這個角色自然是駕輕就熟。
《金枝慾孽貳》中,陳豪教李啟傑造手,現實中當年劇組也有特別安排陳豪及李啟傑跟正統的崑曲老師學做戲。
曾參與演藝學院的《棒球狂想曲》音樂劇
《洛神》中書僮一角,是李啟傑第一套有角色對白的劇集。
現在片場的對手戲已不止Terry,多了很多《愛?回家》其他成員,令李啟傑跟其他人有更多合作機會及火花。
在《秀才遇著兵》合作愉快,之後監製再開拍《秀才愛上兵》,李啟傑成功U莊繼續當捕快一角。
李啟傑說自己做得最多的就是警察,正因為有太多套,很多角色已經混淆了,忘記哪一套印象最深刻。
李啟傑在《與諜同謀》中做銀行家,是他很少有機會扮演的有錢人角色。
在《街坊財爺》飾演古明華的手下何標
李啟傑很感謝李成昌的教導,令他得益不少,二人在不少劇集都有合作機會,如《談情說案》,就一齊當重案組探員。

李啟傑拍過的劇集、做過的角色多不勝數,現實中的他亦一樣,打過很多份工,例如花店送花,速遞員、攝影助理、電器售貨員、跟車送貨,不過全部都做得不長,只有演員這一份工是做足二十三年。

演員這條路並不易行,李啟傑多次因為經濟問題差點要放棄。「由第一日開始,以為自己過不到,經常都要節衣縮食,最厲害是試過一日三餐只靠兩、三個饅頭,好彩每次都是過儮L鴾S一關。」

李啟傑自認是個不善辭令,性格內向的人,是話劇令他的人生改變,「我覺得自己小時候是比較自閉,幸好中一時被師兄捉了去參加話劇班,開始演話劇,覺得很好玩,性格亦因為這樣開始改變,中二參加聯校戲劇晚會,中三跟其他學校搞了一個校協的戲劇社,記得當時很瘋狂,上堂時在書桌下看劇本,自己都發覺看劇本比讀書勤力,但沒有想過以此為生,因為由細到大,都覺得自己的樣貌不是食娛樂圈的飯。」

中五畢業,會考成績當然是差強人意,為了向家人交代,李啟傑決定找一份有保障的工作。「其中一份覺得穩陣的工就是學維修汽車,因為自己也很喜歡車,於是就去了職業訓練局讀了一年,那段時間都很好玩,畢業時已經有車行落實請我,但剛好有個劇團找我幫忙,結果我就毅然幫了他們,沒有去車行工作,以業餘的身份,只收一點車馬費去演話劇,更連續做了四套劇,由暑假開始做到第二年的一月。」

經濟壓力被迫輟學

劇團工作完結後,李啟傑做過很多不同的職業,但每份工都做不長,其後因為跟家人買了一個居屋單位,令他開始認真思考往後的路要怎樣走,「回想自己是很喜歡參與舞台劇的演出,於是找之前合作的劇團,剛好他們請人做助理舞台經理,做了一年,當時也打算在這一行發展,因為做幕後自己也很享受。劇團跟很多舞台界的前輩有合作,當中包括一些演藝學院的老師,令我認識他們,而我除了做幕後外,間中也會幫忙做幕前演出,於是他們就提議我不如考演藝,我就嘗試去考,結果成功入讀戲劇文憑課程,而演藝的生涯,算是我讀書以來最開心的時間。」

可惜好景不常,讀到第二年,李啟傑因為經濟問題被迫停學,「在演藝讀到第二年時,我需要獨自負責供樓,其實一入演藝,我已經不停做兼職賺取學費及生活費,但如果要供樓,就不能應付,加上第二年要開始參與演出,已經沒有那麼多時間讓我去賺生活費,King sir鍾景輝先生也很好人,他說要給我獎學金,讓我繼續讀,但獎學金只可以應付學費,生活及供樓方面始終是一個問題,最後決定輟學。」

離開演藝後,李啟傑做回老本行,繼續做舞台劇幕後工作,但他已經發現,原來做演員比做幕後時更高興,剛好看見無迆臚Q期訓練班招生,就嘗試去考,入了訓練班。「訓練班雖然有底薪,但我仍然需要做很多兼職,當時做得最多是舞台裝拆,因為是在晚上進行,沒有影響在訓練班上堂的時間,另外又接一些拍照的工作來做。之後順利畢業並獲無並惇龤A不過對前景都沒有太大信心,可能是我的問題,因為頭一兩年,我完全好像啞巴一樣,做的角色如士兵、死屍、警察都完全沒有對白,但當時沒有想太多,因為要搵食,有什麼就做什麼,因為這些角色,令我爆show爆得很厲害。」

但兩年約滿後,公司要他減show才肯簽約,對李啟傑來說是很大的打擊,他直言當時整個人也呆了,「因為就算不吃不喝都一定不夠開支,要即刻想方法,剛好有朋友接了幾套舞台劇,需要人做幕後工作,於是我跟公司請了四個月假,做了那幾套舞台劇的幕後,賺到的錢,總算捱過那一年,其實當時都不知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只是見步行步,想蚢L了一關才算,事實那時很多同學都因為減show而離開,但我一來不可以沒有無迅o份固定的底薪收入,人工不夠我可以想辦法,在其他地方賺錢;二來那兩年我都沒有做過正正式式的演出,如果就這樣離開,實在有點不忿氣,加上之前做過很多份工,很清楚自己好想做演戲的工作,所以沒有考慮太多就決定留下。」

等了五年,李啟傑終於得到了一個有名有姓的角色,就是在《洛神》中飾演馬浚偉的書僮敬輝。「多謝小青姐,其實之前是想不到的,因為早已習慣沒有角色沒有對白,後來有導演跟我說,我有場做小二的戲,有高層覺得我表現可以,所以給我一個機會,當時的心情實在興奮得難以用筆墨來形容,雖然一接到劇本時很緊張,但拍攝時卻沒有太大的緊張,因為幾個主角蔡少芬、陳豪和馬浚偉都很好人,很照顧我,而且有角色對白,沒有做後面的配角困難,因為做沒角色對白的人物,有些反應都不知怎樣做?相反有角色會投入很多,演起來反而會覺得更容易。」

李成昌教放鬆做戲

之後開始有更多小角色找他演出,李啟傑說就算只有一場戲也好,可以有份做、有對白,知道那場戲的來龍去脈,都是享受,「後來學到更多是拍家豪哥的《秀才遇著兵》,整個團隊,我們『無、事、生、非』四個,加埋李成昌飾演的『么公』,他教曉我一齊玩,怎樣玩?叫我不要怕錯,嘗試一下,我自己之前也有些問題,因為怕錯,所以演上來會很工整,但那時才知道原來有些事是可以嘗試,那套劇大家都玩得很開心,難得水東樓阿Moss,身為主角都可以一齊玩,他有形象也不介意,我們這些配角就當然不應理會,因為這套劇令我整個人學會放鬆,對我日後演戲有很大幫助,是一個很好的經歷。」

李啟傑說偶爾會有一套劇集令他過足戲癮,但之後就要將這個感覺維持一年半載,因為跟住接的劇集不一定再有那麼多戲讓他有所發揮。「感恩是工作量可以,雖然未必可以一個角色接另外一個角色都是重戲分,做回一個普通的配角也是可以接受的,唯有安慰自己,已經有進步了,開始有名字,就算同樣是做警察也好,現在會有多幾句對白,有份討論案情,就是這份信念令我可以繼續做下去。曾經我也想過不做這一行,這一行很有趣,一等可能是幾星期甚至幾個月才有工開,那時就會開始懷疑自己,甚至會懷疑人生,不過一有工作就會知道自己其實都是喜歡演戲的。」

現在大家對李啟傑較有印象的角色,應該就是《愛?回家之開心速遞》片場中的惡導演。「拍《愛?回家》很開心,拍了差不多三年,以為只是出一集,之後也是隔很久才再出,沒想過做黻詠鵅A就固定做了導演這個角色,開始時是在戲中鬧Terry,自己在這行這麼多年,見過不同類型的導演,在不同的環境,對臨時演員和其他演員的態度有什麼不同,再加上劇本又寫得好,本身的演員又可以玩得很放鬆,我在導演這角色也加了些元素,每一次拍完一場戲,那些幕後都會笑得很開心,知道我扮哪一個,都幾過癮。」

至於說到感情生活,李啟傑目前仍是單身。「年輕時因為有經濟壓力,有時會令到個人的情緒也不是太穩定,可能好好的緣份也被自己傷害了,雖然也希望日後可以找到另一半,但有些事情,時間過了就過了,

只能隨緣。」

更多快樂大本營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0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Toronto Chinese Newspaper

1355 Huntingwood Drive, Scarborough, Ontario, Canada M1S 3J1 | Tel.: (416) 321-0088 | Fax: (416) 321-9663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416) 673-8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