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疫情,等待肝臟移植的父親失去了最後的機會

[2020.07.25] 發表

父親的非酒精性脂肪肝病發展為脂肪肝炎,幾年後他被放到移植等待名單上,也找到了配型的活體肝臟捐贈者,但是,受新冠疫情的影響,多倫多活體捐獻者計劃被暫停。

肝臟移植是父親最後的希望,而這最後的希望因為疫情消失了。

3月25日左右,父親被轉移到渥太華總醫院的緩和治療中心。出於同情的理由,我被允許探望他,但那時他已經沒有反應了。我想和他聊天,和他一起聽他最喜歡的甲殼蟲樂隊。

渥太華緩和治療小組對父親護理周到,他們告訴我們,由於新冠肺炎患者的預期激增以及對更多病床的需求,最好將父親轉移到其他地方,度過他最後的時刻。於是父親被送到了伊麗莎白•布魯耶爾醫院一間不錯的私人病房。由於疫情,這埵P樣只允許一個家庭成員陪護父親。

4月1日晚上八點半,父親平靜地離開了這個世界。當時母親守在他的身邊。我被允許去見父親最後一面。

我們陪在他的身邊,度過那個晚上 —— 他去世後,醫院破例讓我們陪他一晚。

因疫情,我們沒能舉行任何葬禮儀式。

父親是最善良的人。他不評論他人。他易於交談,樂於聆聽。他總是給人很好的建議。他很風趣,有幽默感。他很聰明。他愛鼓勵別人,總是支持他關心的人。我真的很幸運有他這樣的父親。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在父親患病期間,加拿大肝臟基金會做了許多超出其本職範圍的事情,來幫助我們:他們通過提供病友支持服務,幫助父親和我們所有人;他們幫母親和我在多倫多找住處,令我們可以離醫院近些;他們跟進聯繫我們,關心我們如何度過那些最困難的時刻……

每次與加拿大肝臟基金會的病友義工交談後,父親總是感覺好些,母親和我也是如此。義工們都很積極樂觀,為我們提供了許多我們自己根本不可能找到的寶貴信息。

如果有什?辦法,可以防止其他家庭不得親眼看?他們生活中最重要的人像父親一樣受苦,我很高興貢獻一己之力。

今年,我參與2020年「為肝漫步」籌款活動。以父親的名字"Paul"命名我的團隊,以紀念我的父親。他知道肝臟基金會的「為肝漫步」活動,如果他還在世,他肯定想參與的。 我以父親的名字命名我的團隊。

您可瀏覽「為肝漫步」的網頁www.strollforliver.ca, 查找"Paul's Team",支持為肝臟健康籌款的活動。

更多健康醫事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0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Toronto Chinese Newspaper

1355 Huntingwood Drive, Scarborough, Ontario, Canada M1S 3J1 | Tel.: (416) 321-0088 | Fax: (416) 321-9663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416) 673-8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