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6.10
    星期日

加漢稱被天使祈福
辦喇嘛講堂

[2018.06.10] 發表
Albert Raid(左五)的講堂每次開課,總吸引不少加拿大人參與。
Albert Raid工作室的一面牆,放滿西藏唐卡。

69歲的加拿大人Albert Raid年輕時遊歷印度、尼泊爾後,自認被天使祈福,因而走上靈修之途。

他曾視印度爭議人物奧修大師(Osho)為上師,為他在美國建造社區;後因爆發生物攻擊事件,只得返回加國。如今他空出個人攝影棚,當做喇嘛講堂,潛心向佛。

文/攝影:陳泓銘

圖:Albert Raid提供

Albert Raid年輕時在尼泊爾、印度,遇見了兩位改變他一生的人—一位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第16世大寶法王噶瑪巴(Karmapa),另一位則是奧修大師。他說:「他們兩位是讓我決定修習佛法的原因。」

他在溫哥華出生長大,1966年進入SFU大學建築系就讀,大四選修了傳播課程,在指導教授Steven Baxter帶領下,對攝影產生濃厚興趣,畢業後還繼續留校修習了一年的攝影課。1988年他與哥哥繼承了父親留下的本那比倉庫後,改建成攝影棚,如今則成了喇嘛講堂,邀請Khenpo Sonam、Mark Webber等仁波切免費講學,吸引不少對藏傳佛教有興趣的加拿大人。

自認有佛緣

他說:「從2012年開始已有不少仁波切在這講學,平均每人一年來兩次,給了很棒的演講,吸引很多信徒。」提起當初成立緣起,他忍不住娓娓道來:「我經歷很多難以言喻的遭遇,深覺是有佛緣的人。」

一直想去西藏的他,27歲在加德滿都碰到一位女孩,「她說即將有一位西藏高僧來到城內,那位就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第16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於是我參加了他主持的祈願法會,之後腦中始終揮不去他的影像。」

1980年他再次參加噶瑪巴的法會,「當時我坐在地上,噶瑪巴站在我身旁,一手放在我頭上,另一手給予其他信眾祈福。他要我重覆念綠度母心咒(Green Tara Mantra)3萬5千次。那時我覺得怎可能念得完,但我竟然乖乖照做。之後某一晚,我從睡夢中驚醒,發現一名西藏天使Dara站在床邊,在半夢半醒間,金光及綠光交映反射出祂的身影,好似為我祈福。那幾天我彷如置身於雲端,無法思考。幾個月後,我翻閱佛法雜誌,讀到噶瑪巴去世的消息,才發現,他往生的那天,就是天使向我祈福的同一晚。之後每當我不如意時,總會想起他的教誨,重念綠度母心咒,保護自己。」

後來我隨女友赴印度孟買附近的一個小鎮浦那(Pune),去拜訪她的上師,卻遇見了奧修大師。「有天我煙癮犯了,到街上找家攤子買煙。我跟小販買煙,他拿了一根煙遞給我時說:『試試這一根。』此時一陣煙吹起,我眼前那位小販突然變成了奧修大師,非常神奇。」

因為那次「經驗」,他決定參加奧修大師的「Western New Age」靈修團體。「在靈修中,我們12人必須對坐互看,分享真實的想法,不得欺暪或保留。第二晚,我們一同享用椰子,同時也須關照周遭環境,我看著椰子殼,外殼很脆、內壁很堅實,咬椰子肉時,張嘴、閉嘴的咬,有感而發地覺得凡事都有相關。我也想起了奧修有一條鎖鏈,內有一張雙面照片,深感他的世界就是一體兩面,一想到此,我突然像是被閃電打到,才不過幾秒鐘時間,我感到體內有股巨大能量在拓展。」

像閃電打到

另一次讓他嘖嘖稱奇的「體驗」是,「有天是所有信徒向上師致敬的日子,信徒們一個個跪謝並摸奧修的腳,我也跪下照做後,抬頭看他,原本期待看見他的微笑,他卻沒正眼瞧我,但就在此時,他轉動眼球,眼白處出現一道光芒,再度像一道閃電打到我。此時我可以看穿他的身體,他的身體透明,透出耀眼的光芒。我想我是全場唯一看到此景像的人。」這兩件事,讓他決定跟隨奧修學習佛法。

1980年初期,奧修在美國奧勒岡(Oregon)建造「奧修莊園城」(Rajneeshpuram,又譯羅傑尼希社區),佔地6萬4千畝,全靠他的5千位信徒,在4年內胼手胝足打造而成。Albert也是其中一位,他說:「我剛開始負責木工,非常無聊。第二星期突然被叫去開起重機,當時我只有一本說明書,還要求3天學會,但我認為太危險,非常抗拒,此時我感覺聞到奧修傳來的香味,彷彿暗示我接下這工作,我只好答應。」但1984年發生了著名的羅傑尼希教生物攻擊事件,美國政府強勢收回該地,奧修返回印度,他也黯然返「加」。

他返回溫哥華後,在BCIT學院教授攝影,之後認識了住在列治文的Jetsun kushok女喇嘛,轉而向她修習佛法,也因她的關係,在1994年認識了kusum lingpa法王,並拜他為師,「他曾3度到我的講堂教授佛法,他很愛笑,我都叫他瘋狂喇嘛,看到他,煩惱都不見了。」他說,2009年kusum lingpa法王去世後,這地方沉寂很久,直到2012年才又開啟,「我想為的是繼續他的遺願吧。」

嘆:底片攝影失寵

Albert Raid在1988年與哥哥繼承了父親遺留的本那比倉庫,他改建成攝影棚,同時他在BCIT學院教授攝影,他說:「當時學校沒有場地、暗房可以實際操作,我就把學生帶回來上課,一直教到2006年。」

認同數位很方便

他不僅拍人像攝影,也教授拍照、沖洗照片等技巧,但時移境遷,他感慨地說:「現在沒人學底片攝影了,全都轉為數位攝影。」看著他吃力盯胺Mac螢幕挑照片、做後製,「數位攝影的確很方便,你可以用修圖軟體調整顏色、光線,這是以前底片所做不到的事。」

他的工作室掛滿是回憶的照片,有他在一起最久的某任女友、在西藏探訪的僧徒與小孩。每一張照片對他來說,都是一個故事。能言善道的他,總能把當時情景說得活靈活現,他手上的照片彷如成為感光歲月的斑斑痕跡。

更多 生活派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6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5368 Parkwood Place, Richmond B.C. V6V 2N1 | Tel.: (604) 231-8998 | Fax: (604) 231-9881/9884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604) 231-8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