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7.29
    星期日

從「瞎拍」找到感覺
健走雲端從容落地

[2018.07.29] 發表
去年7月,James Yang攜自己作品《水之夢》參加加拿大150年第一屆全球華人攝影藝術大展。
James Yang作品《教堂門口》。James曾三年間四次去玻利維亞,每次都能見到老嫗坐在同一個教堂門口乞討。曾在南美生活工作過一年的James,在朋友的攛掇之下,近兩年多次帶荂u小眾攝影愛好者團」回訪南美諸國。

James Yang(楊雲健)謙虛地說自己不能叫做攝影師,應該叫「拍照片的人」,還給自己起了個網名叫「瞎拍瞎有理」。他從高中、大學時代就喜歡拍照片:「但那時大家都很窮,膠片哪兒拍得起?」。自從有了數碼相機,這才讓他敢「瞎拍」。從花草魚蟲、湖光山色到時尚棚片、婚紗婚禮,再到靜下心來拍人像,拍有閱歷有故事的人,記錄生活萬象……他坦言,年近半百終於摸索一路找到攝影真感覺。

看過一圈James Yang的朋友圈發送,大致得到一個基本印象:這個人拍過片(得獎了);藏過酒(都喝了);吃過肉(長胖了);減過肥(放棄了)……James回應說,最後一條不準,因為「所謂減肥從來沒有正式開始過。」,而且他還添加上一條:打過工(吃過苦)。

再看James拍過的照片,幾乎可以肯定這是一個很有個性的攝影師——他的婚禮照片總是縈繞茪@種超越於浪漫氣息的東西,就是那種新人間發自心底的愛意形于外的眼神和細微的動作,被James撲捉到了。

談話當中談到此,才得知這樣的一張照片是從4000張原始電子照片中,先選出300張,再逐一篩選才拿給客人看,然後再由他親自逐一修片的結果。

惦記上妻子的「嫁妝」

James從中學開始就愛「玩攝影」,那時脖子上掛一個學校的海鷗牌相機覺得好神氣,但是可不敢瞎拍,因為膠片貴呀。「那時候大家都不富裕,只好把這愛好壓抑下去了。」

1992年來了溫哥華,原來國內學英語專業的,到了加拿大發現來到了一個人人都比他英語好的地方,他這才發現自己除了英語好,沒啥技能,如何謀生呢?

於是打過各種各樣的工:他給溫哥華最高級的西餐廳洗過碗:「洗碗還要求遞交簡歷呢,還問有沒有經驗幹過沒有?哪兒幹過啊。廚房堭a我的師傅是一位印度年輕小女子,身型還沒我一半,卻比我吃苦耐勞多了。」

他還在7-11店的夜班遇上過劫店的;端過盤子(餐廳侍者)自然不用說了;大超市照相部門洗過相片,教過中文,最多時有30多個學生;做過導遊;還當過兩天的中文電視普通話主播。

「那時候還年輕,模樣還算說得過去,普通話字正腔圓。但我一聽說幹導遊能掙得多點,還有小費,尤其還能玩,立刻跑掉(辭職)了。」James笑茼^憶說。

1994年,James有了人生第一架相機。怎麼來的呢?「那是我老婆(娘家)的,早被我惦記上了。結婚後,我跟老婆說,能不能把那架相機給拿過來……」。還在生計當中轉圈圈的James,就這麼以一架理光單反相機和一隻50毫米定焦鏡頭,從拍自己妻子、女兒開始了自己的攝影生涯。

嚴肅認真拍商業片

自從有了數碼相機,總算讓他從「膠片貴,玩不起」的限制中解放出來,然後就一發而不可收,對攝影設備發的「燒」(指瘋狂熱愛)也日漸的高。

James的妻子對他的這份又耗時間又耗金錢的愛好一如既往地支持,只不過偶爾輕描淡寫地說一句:「這麼多年的投入,是不是也應該有點產出的回報?」,言語當中透露出的卻是她對他的片子的喜愛和認可,更暗含蚢社y。

於是自家車庫被他改造成了一個小攝影棚,他的那些商業棚片大多出自於此。不管是內景還是外景,他都堅持自己初選照片,而不是由客人自己選。他堅持自己修圖,而不是承包給下家。這一點他總是事先禮貌地和客戶聲明。而且,如果有客戶要求他拍「小清新」那種風格的婚禮照,他可能會認真負責地將之推薦給更長於此道的來拍。「我不是拍不好,是不認同這理念啊。」

「商業攝影嘛,就是最終還是要按顧客的需求拍,那種把藝術想法和商業結合的想法未免太天真了點。」

也就是5年時間,這個自己「自娛自樂」的執著的「拍照片的人」,還真「瞎拍」出一個不大不小的客戶群。

摸索一路找到真正創作所愛

James拍婚禮片立穩自己的商業攝影師的名聲,片約不斷,但他又不滿足地四處去「瞎拍」了,又回到了他最開始的那種極度好奇、極度興奮的「逮到什洸蝷活v的狀態——他想深潛下去,拍人文(題材)。而拍人文,攝影這個圈子堛熙ㄙ器D,不易,不商業,走這條路註定要放穩心態,急不得。

拍過這麼多照片後,或者像James自己說的,年歲漸長,就變得專一起來。來加拿大26年,James說他錯過了溫哥華很多人文好題材,「我剛來的時候的溫哥華唐人街,哪堿O現在這個樣子?」。那時候的唐人街更有人氣,當然更有的拍,就像他回到家鄉北京,再也找不到小時候記憶中的北京的樣子。

今年夏天,James計劃回到中國蘇州,跟蹤拍攝三代蘇繡傳人的刺繡絕活,接蚆晹陵江的真詔村那些留守在那堛漲悀H和兒童……照片是無聲的語言,畫面有他想要訴說的一切,有時間的積澱、命運的起伏、漣漪般的情感,有消失的村莊和逝去的美好,有的是二維的照片後面那活生生的立體的真實生活。這也就是James最想用相機記錄下來的東西吧。

「讓它成為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後的『老照片』」。James坦言想要的就是那種創作成就感,想給博物館留下點能夠拿出來展覽的東西。

文:盛滔滔 圖:James Yang

更多 生活派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6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5368 Parkwood Place, Richmond B.C. V6V 2N1 | Tel.: (604) 231-8998 | Fax: (604) 231-9881/9884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604) 231-89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