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0.07.25
    星期六

《生命之光》反照疫後末世紛亂
加西艾佛力自導自演溫婉含蓄

[2020.07.25] 發表
《生命之光》描寫疫後十年,世界像經歷大災難後的末世,依然滿目瘡痍。

從來都不要小看疫症的禍害。由賓艾佛力(Ben Affleck)的胞弟加西艾佛力(Casey Affleck)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生命之光》(Light of My Life),描寫一場疫症奪去接近全球女性性命,疫後滿目瘡痍,加西手法溫婉含蓄,真誠又富詩意,不單深深表現亂世下父母之愛,也剖析人類社會的危險及不穩定,影片同時也是關於愛和放手的寓言故事,餘音裊裊,令人難忘。

撰文:張一明

加西艾佛力近年愈戰愈勇,由九十年代的二線演員,慢慢到千禧年代有機會當男一,近年演出或執導的荷李活大片或美國獨立電影,都具備質素,雖然曾捲入性騷擾醜聞,但自三年前憑《情繫海邊之城》贏得奧斯卡影帝後,演藝事業一帆風順,人也成熟了不少,再不止被人稱為「賓艾佛力個細佬」,而被視為有才華個性的美國演員、導演及編劇。由他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生命之光》,去年在美國上映以來獲得不少好評。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未見平伏,同樣以疫症為題材的《生命之光》是美式獨立小品,拍得引人入勝。片中疫症比新冠肺炎更恐怖,奪去接近全球女性的性命。疫後十年,依然滿目瘡痍,加西艾佛力飾演的單親爸爸與倖存的十一歲女兒小布相依為命,依靠政府的配給過活,在美國中西部的森林中隱居,遠離一班專捉女性的土匪。

在末世紛亂中,小布就是加西的生命之光,令他咬緊牙關撐下去的動力,他為了女兒的安全,要她偽裝成男孩,在人前當她是兒子。片中父女的一場冒險,充滿危險、不安、苦難,在這個失去平衡的世界,人與人的關係跟人類的命運一樣岌岌可危,女性的自由備受威脅,正氣道義蕩然無存,人格跟社會一樣四分五裂。二人遇到有心人,甚至白白為二人而無辜犧牲,加西要拚死保護女兒,免受橫蠻土匪蹂躪,但他萬萬想不到,他最要保護的人能夠保護他。

加西演的角色、寫的故事、執導的手法,均溫婉含蓄,真誠又富詩意,他說:「這是一個關於父母之愛的故事,作為一個電影人,我被關於人性的故事吸引,我希望觀眾被父母不惜一切為子女獻身的故事引發共鳴。」

加西是兩個孩子的父親,說過很多枕邊故事,過程中有時要重新構想,否則會被孩子批評,為了令故事有趣,他會構思新的處境和人物,嘗試發展出令孩子滿意的結局,《生命之光》就是這樣的一個故事,他對兩個兒子說的枕邊故事啟發了很多東西。「我把那些東西寫下來,心想我或者會拍一部關於養兒育女和說故事的電影,以及說故事在育兒上扮演的角色。過去數年間,這個意念逐步成形,我這樣寫成劇本。」

在幾百位演員中選出童角

電影的開場是一段十二分鐘、幾乎可以自成一部短片的場口,加西飾演的爸爸根據小布的要求,即興說出一個關於兩隻足智多謀的狐狸的故事,之後他們的對話愈來愈嚴肅,反映出小布對生於亂世的憂慮。影片結尾女兒說的故事呼應這個故事,是關於愛和放手的寓言故事。

片中,飾演小布的安娜尼奧斯基(Anna Pniowsky)遇上外人,必須扮成男孩掩人耳目,驟眼看去,她有點像年少時在電影《L.I.E.》中演出的保羅戴路(Paul Dano)。擁有三十多年經驗的選角導演艾薇考夫曼(Avy Kaufman),在幾百位演員中找到來自加拿大溫尼伯、沒有演出經驗的安娜尼奧斯基,安娜能夠面對情緒以至體能的挑戰,她比真實年紀成熟,雙眼擁有能夠保守秘密的特質。●

明報網站 · 版權所有 · 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19 mingpaocanad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Ming Pao Daily News A wholly owned subsidiary of Ming Pao Enterprise Corporation Ltd.
Vancouver Chinese Newspaper

5368 Parkwood Place, Richmond B.C. V6V 2N1 | Tel.: (604) 231-8998 | Fax: (604) 231-9881/9884 | Advertising Hotline Tel.: (604) 231-8992